美中不足

小说:4438X全国最大的网址 作者:洪辰骏
美中不足。。。。
许中友不知道廖敏今天突然找他提起这个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说道:“廖书记,关于国光新能源汽车的事我刚才知道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苏新河苏总刚从我那里走,他过来求助来了。”

这种事瞒不住,就说这市委大院里能有多少秘密?

廖敏点了点头:“老许,你看看国光新能源这个事该怎么处理好,现在省里一直要求咱们做好新旧动能转换,对博城来说,难啊!”

“廖书记,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不过依我对国光这家车企的了解,他们现在这样不行,没钱,没资质,没核心,咱们上次才以市政府的名义帮忙他们解决贷款问题多长时间,现在又这样了,说到底他们布局别核心竞争优势,底子又薄,廖书记,尾大不掉啊!”许中友说道。

这话说的重了点,廖敏神色平静的微微抬头看了许中友一眼,嘴唇轻轻蠕动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廖敏继续说道:“明天就是中秋佳节了,现在国光的工人一直不安生,下边的人汇报热线投诉打了不少,还在网上发布了一些过激的言论,对于咱们博城来说,这不是个好现象。”

“中友同志,你先问问这个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银行那边一般不会无缘无故的就不给放贷了…”廖敏这回连称呼都很正式了,他最近对这类似的事有点焦头烂额了。

接二连三的发生,他上任满打满算才半年,这半年以来就没有消停过,也不知道省里边会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要说他刚来的那段时间,发生了这种事,说和他没关系还勉强过得去,但已经过去半年了,谁会在相信那种说法。

为什么之前就没有发生过,偏偏在你上任了以后接二连三的发生,莫不是当地故意针对你的?

如果被加深了这个印象,那对廖敏的执政和下一步的升迁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污点,所以他着急啊。

“莫要再造成群聚性的事件了。”廖敏说道。

许中友点点头,没再说别的。

他心里门清,造成这个事的前置原因是他给银行那边说过一嘴,告诉银行那边再放贷审核这一项上严格一点,尤其针对一些财务有问题的公司,更得严格审核,免得后期造成更大的损失。

但好歹的做个样子,至少回去安排人去银行那边走个过场,问一声吧,或者他亲自给那边打个电话,聊聊今年的经济形势也好。

下班前再给廖敏一个说法就行了。

至于后续怎么解决,不是已经有完整的计划了么,那个就不需要他操心了,他在离开屁股底下这张椅子之前配合着做好收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这个事就行了。

把他想的有多么高大上?

真不见得,他也是个人,有喜怒哀乐贪嗔痴,也有家人!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时间过得很慢,又很快!

学生们大多希望抓紧天黑,天黑了就差不多到了放学的时间了,晚上回去可以玩玩游戏,看看电视,带着小女朋友去谈个浪漫的恋爱也总好过在教室里憋屈着听那些看不懂的天书。

对于老人或者一个养家的中年老男人来说,他们都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还没什么感觉的时候,怎么就从年初奔波到年尾了,回头看看,这一年还是没什么能留得住的收获。

与老人而言,已经到了这个年岁,大多数人的求生欲其实都蛮强的!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坐着等结果的廖敏总算是等到了许中友的电话,三言两语把调查结果说了一遍,接着许中友足足用了二十分钟把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被银行那边拒贷的事给分析了个透彻。

总之一句话,如今的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账目有很大的问题,已经不足以让政府再放心的继续扶持下去了,必须另想办法。

“中友同志,依你之见该怎么处理?”廖敏静默的想了一会儿,问他。

许中友这回很坚定的说道:“廖书记,按照银行这边给我的回复,国光这边的财务问题很多,再继续下去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我个人多年来处理类似案例的经验来看,审计财务、并购、重组,重新引入其他的投资方…当然了,这得看国光的苏新河是怎么考虑的?”

没错,国光不是国企,地方政府并不能直接干涉,要不然哪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老许,节后约他谈谈吧,毕竟事情也不能一直拖着不处理。”廖敏语气变软了。

另外一边,苏新河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多,他也没等到许中友或者博城市政府的人给他打个电话。

他的脾气慢慢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办公区都已经下班了,明天就是中秋节了,办公区这回一次性放了四天假。

车间里除了一些关键生产岗位或者和生产有关的辅助岗位之外,其他的人也都放了四天假。

比正常的三天假期还多一天,看着挺好,可是没钱啊!

对公司里大部分来说,这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公司效益不好的信号。

在这个关键时间点上,人心再一次动荡起来。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苏新河意外接到了许中友的秘书比永清的电话,比永清告诉他下周一上班后,许市长相约他谈一谈。

“毕秘书,麻烦您了,我想问问许市长帮忙问了吗,银行那边为什么不放款?”苏新河这会儿对着老许的秘书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要是搁在以前,按照他的脾气,哪会是这个鸟样,他也不受这个气,那会儿曹洪东的秘书吕云城对他真的是点头哈腰的,很尊重。

可才一年的时间而已,这个世道就变得让他觉得陌生了。

以前那些围在他身边各种恭维的人直接都消失不见了。

眼下这些人,嘿,连他公司的高管都开始提出离职了,下一步又会是什么样?

比永清轻声咳嗽了两声,说:“苏总,按说这个事不应该由我来说,可我得说叨两句。”

“苏总你走了之后,我老板从廖书记那边回来后就给银行那边打了电话,具体说了什么我不清楚,可我老板很生气,他在电话里就把银行那边的人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最后还说什么‘德行,真给养成大爷了’,苏总,我老板具体和对方那边谈了什么,我确实不清楚,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毕竟我老板管不到银行。”

他说给苏新河的这番话明确表达了两个意思。

第一,我老板许中友过问了这件事,还把对方给骂了,说明他很生气。

第二,这个事大概率是没谈拢,要不然许中友不会这样一幅态度。

苏新河也没再问别的,这事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他倒是有心想直接给许中友打个电话问问,但刚才毕秘书都说了他老板现在的心情不太好,自己也别去触这个眉头了。

“好,好,我懂了,毕秘书,非常感谢,改天我请你吃饭。”苏新河最后客套的说了一句。

吃饭不是目的,目的是想借这个机会和许中友的秘书比永清亲近亲近,以后有点什么事也方便一点。

要不然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和瞎子没两样,他很讨厌这种不被掌控的感觉。

且说比永清给苏新河打完了这个电话后,他又给许中友打了个电话,把和苏新河打电话说的大致意思给描述了一遍。

“嗯,永清,我知道了,就这样吧!”许中友就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毕永清都习惯了,难道还指望你的上级对你说个长篇大论?

这一天很多人心里都不平静,包括那些直到中秋放假也没拿到工资的,几乎是挣扎着放弃了最后一点对工资的念想。

花山府第,尚富海的别墅里。

尚富海还真不知道今天发生了很多精彩的瞬间,他这两天的心思还真没用在国光新能源汽车这件事上。

前期的工作都是许金旭去搞定,用不到他。

尚富海干脆把自己的心思放到了后天去京城参加李传青退休的事上,另外就是考虑着从京城回来后带一家老少去旅游的事。

中秋节的头一天晚上,尚富海把他岳父岳母都给叫道了花山府第这边来。

同来的还有今天刚放假回来的小舅子徐金兴。

以前的时候,没有姐夫的家人长辈在,徐金兴这个性子可跳脱了,但过来后发现他姐姐的婆婆也住在这里之后,马上就安稳了,也没那么多话了。

尚富海偶尔想起来问他一句在学校里学习和生活的问题时,徐金兴才会回应一下,其他时候大多都表现的比原来安静多了。

今天尚富海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晚餐,让他小舅子过来帮忙把菜全给端上桌之后,尚富海亲自给他姥爷、母亲和岳母到了小半杯红酒,给他媳妇到了一杯果汁。

小元宝也嚷嚷着要喝果汁,不给就撇着嘴摆出一副我哭给你看的架势。

最后轮到自己和他小舅子的时候,尚富海换成了白酒,这个晚上的团聚气氛很浓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他父亲尚勇。

zw81200303u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