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机灵鬼元宝

小说:无责任舰长 作者:柏斯
小机灵鬼元宝。。。。
就冲着徐菲这个觉悟,十分的打分制度,怎么也得给她打八分,剩下的那两分还是怕她骄傲过头了。

“不用,咱们自己一家人,用不着弄那些花里胡哨的,你就这样,挺好。”尚富海搂着她肩膀,让她把心放肚子里。

但徐菲还是不同意,费劲的起来去梳好头发,看着身上的衣服好像在沙发上躺着压出了很多褶皱了,她又自个儿扶着楼梯上楼去换了身衣服。

尚富海在下边看着这一切,忍不住念叨:“媳妇,你费那劲干什么,听我的,这样就行。”

但他心里特别受用。

徐菲没搭理他。

半个多小时后,尚勇开车通过门禁进了小区,一直把车开到了别墅这边,在修剪整齐的绿植之间找了个停车位把车挺好,先下车去开老丈人这边的门去了。

80多岁的老人了,你不扶他一把,自个儿心里都放松不起来。

尚富海在别墅里听到了动静,快步小跑过来,上来就亲切的喊着:“姥爷,爸,妈”

挨个叫了一个遍,喊话的时候,手上动作也不慢,接替他爸去扶老人去了。

巡逻走到这边的高玉宝和邹亮亮赶紧过来帮忙拿东西,就连正在修剪花圃的史光伟也放下了手里的大剪刀,想着过来帮一把手,抬手的瞬间,忽然发现手上很多草叶子,这才又憨厚一笑,退回去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了。

“大兄弟,谢谢你了。”尚勇发现了这个细节,他生怕对方心里想多了,说了声感谢。

史光伟面带笑容,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连连点头。

徐菲正在别墅门口等着,她现在这样实在不方便,走路不够费劲的,看到公公婆婆和姥爷进门了,挪几步走过来喊道:“爸妈,姥爷,你们来之前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让大海安排人去接你们也好啊,自己开车,多累啊。”

“没事,你爸他不累,菲菲,你快点坐下。”

周秀梅指了指徐菲挺着的大肚子,说道:“你看看都这么大了,你就得多休息。”

王晓梅把洗好的杯子端了过来,一一给倒上了温开水,先喝点热乎水,对胃有好处。

尤其是年龄大的人,更得注重保养胃,要不然,这里一出毛病,浑身都是毛病。

“姥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我正好现在也不上班了,改天我带你去京城转两圈。”尚富海问他姥爷周清利。

尚富海问他,主要想带他再去协和查一查,提前预防。

他爸也是,过去的这一年,烟酒确实不懂了,可没少吃东西,听他妈说,还吃了不少肉,到了他这个年纪,再加上有既往病史,管不住嘴还是很可怕的。

老人张着没几颗牙齿的嘴巴,笑呵呵的点头:“好着哪,我这不是听你妈说了菲菲要生孩子了,我也过来看看我重外孙。”

尚富海听他这么说,也跟着笑了:“那感情好,姥爷,你就得使着劲的再活到100岁,到时候咱家人更多。”

“呸!”徐菲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把我当猪么。

一家人都乐呵起来,在国内,谁有这么个词,叫多子多福,好像谁家孩子多,这家一定会兴旺发达,老人们都期盼着这个。

尚勇逮着儿子问他:“富海,外边那个大兄弟,和刚才给拿杯子的,就是你说的找的保姆?”

“嗯,干活还行,挺仔细的。”尚富海点评了一番。

接着说道:“家里太大了,我们自己也打扫不过来,不找几个人帮忙处理,显得太邋遢。”

“哎呦,咱家真是不一样了。”尚富海莫名的叹了口气,说道。

周秀梅就看不过眼,瞅了他一眼,接着给尚富海说:“富海,你别搭理他,家里早就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整天瞎琢磨什么。”

“你个老娘们家家的,懂个屁啊。”尚勇当着老丈人的面,呵斥了她一顿。

尚勇火气上来,说这话的时候还挺硬气,可等周秀梅一瞪眼看他,立马就蔫了。

把头往别的地方一扭,我看看别的地方,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行了吧。

周秀梅看他这个样子,也拿他没辙,左右看了看,问道:“元宝哪,今天是周六啊,元宝今天不上学吧。”

“今天上午去幼儿园做活动了,把她给累着了,中午回来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我上去叫她。”尚富海起身往楼上走。

周秀梅赶紧拉住他,说:“富海,那算了,让元宝多睡会儿吧,小孩子,吃得多,睡觉多,才能长得更快。”

这是亲奶奶!

也是巧了,他们在下边聊天聊了有十来分钟,小元宝迷迷糊糊的在楼上喊开了。

“爸爸,妈妈…”

尚富海听到后,回应了一声:“元宝,睡醒了吗,快下来看看谁来了。”

周秀梅不乐意了,给了儿子一个白眼:“你这孩子,元宝那么小,你让她自己下来。”

她都要起身上楼给孙女帮忙去了。

下一刻就看到小元宝穿着小拖鞋,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手抓着楼梯竖杆,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下挪。

尚富海指了指她,给母亲周秀梅说道:“妈,你看,摔不着她,元宝平时可小心了,吃点带种子的水果,她给你嚼碎了都不带咽下去的。”

“……”

周秀梅抿着嘴瞪了儿子一眼,不说话了。

小元宝好不容易从楼梯上下来了,看到周秀梅后,她撅着小嘴,瞪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兴许是在回忆,过了一会儿,才笑眯眯的喊了一声:“奶奶,哈,奶奶,抱抱!”

周秀梅乐坏了,赶紧蹲下去一把把孙女给抱在了怀里,问她:“元宝,想奶奶了吗?”

“想,我可想了。”小家伙猛点头。

人情世故这一块,她拿捏的稳稳地。

尚富海都看的晕头了,感觉他闺女可以啊,挺懂的人情世故的。

尚勇本来还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的,突然看到孙女了,他也坐不住了,麻利的起身跑了过来:“元宝,你还认识我吗,看看我是谁?”

“爷爷,我也想你了。”小元宝自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感情。

尚富海和徐菲对视了一眼,夫妻俩面面相觑,这个小鬼精灵,这一大家子人,就没有你不想的,可以啊!

“元宝,你过来看看这里是谁?”尚富海指着坐在沙发上的姥爷,问她。

小家伙透亮的黑眼珠来回骨碌碌的转了两圈,喊道:“老姥爷……”

喊起来的时候,还有点绕口,可已经比以前更清晰了。

她这一喊,逗得周清利老人笑的合不拢嘴,想起来,一下子没站稳,又跌坐回沙发上去了,这一下可把尚富海给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扶住了老人:“姥爷,你快坐着。”

接着朝闺女招手:“元宝,快点过来让老姥爷看看。”

小家伙挺配合,在她奶奶怀里扭来扭去的,等周秀梅把她给放地上后,小加厚‘啪嗒啪嗒’的穿着拖鞋就跑过来了,她很有眼力劲,一个猛子扎到周清利老人身上去了,把老人给撞得还想后扬了一下,这下子把尚富海给吓了一跳,还好小家伙就那么点劲了。

“元宝,你慢点。”尚富海说她。

周清利老人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没事,我还壮实着呐!”

“元宝,老姥爷抱抱你,看看还能抱动不。”周清利伸出两条精瘦精瘦的胳膊,穿过小元宝两条小胳膊,有点费劲的把她给抱到了自己腿上。

尚勇也回来了,凑到儿子身边,问他:“富海,我去你大舅家接你姥爷的时候,你鑫鸿哥也在那里,他提起来新区建设的事情,对你有影响吗?”

“爸,您老想多了吧,那能有什么影响,倒是对你儿媳妇有影响。”尚富海如是说道。

周秀梅一听,就紧张了,赶紧追问他:“怎么了,差着好几百公里,和菲菲能有什么影响。”

尚富海喜滋滋的看着他老婆,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说一说。

徐菲心里这个气啊,你丢的锅,让我背。

但还是说道:“妈,年前的时候,宝顺物流不是在北河省扩张吗,在那边见分公司,买的地皮正好在新区划定的范围里了。”

周秀梅要是以前的话,压根不明白这能有什么好处,但她现在也懂了一些,听到儿媳妇说完,她也跟着笑了:“菲菲,是不是那块地涨价了。”

徐菲点头,说道:“嗯,涨了不少,大海给我说能涨个三四倍吧,我现在这情况走不了,也没过去看,随便吧,爱涨多少算多少,反正又不卖,也不建房地产。”

尚富海朝他老婆翘了个大拇指,点赞,不忘初心,这个思想要得!

父母和姥爷过来了,眼瞅着也到了下午三点多了,尚富海开始给大哥和妹妹,妹夫打电话,最后又给表妹关晓和黎明波打了个电话,问他们晚上有没有时间过来,一大家人凑一块聚聚。

这些人都在博城,就他妹夫去了博城下边的青县收水果去了,也在回来的路上了。

“姥爷,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点。”尚富海打完电话后,问周清利老人。

80多岁的人了,牙口还不好,周清利确实吃不了太多的东西,再说在老家的时候,每天都差不多的花样,他也想不起来吃什么。

“富海,你看着做点就行,给我蒸个鸡蛋羹,别的都嚼不动了。”周清利老人说道。

他说的很随意,但尚富海听着觉得蛮不是个滋味,他说:“那我等会儿给你炖点肉,炖的烂乎乎的。”

周清利还是笑呵呵的点点头,没说别的。

尚富海问他妈周秀梅:“妈,赶明儿我去打听打听,不行给我姥爷弄副假牙,要是还能种牙的话肯定最好。”

周清利听到了,说:“富海,我都多大年纪了,乱花钱,不弄那个。”

尚富海肯定不听这一套,花钱能解决的事真不算事,就怕有事情的时候没花钱的地方。

周秀梅听到儿子说的话,给他说道:“我和你大舅带着你姥爷去医院里看过,咱们那边的医院说你姥爷牙齿掉的早,牙床有点萎缩了,不太好弄。”

“这样啊,那我带我姥爷一块去趟京城看看再说吧,牙齿不好,吃东西都不顺溜。”尚富海心里有了计较。

这个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天,尚富海暂时也不着急。

给姥爷说了一声,又给父母打了声招呼,尚富海叫上孙庆德和邹亮亮,开车出去了。

先去弄点新鲜的海鲜,再看看有什么适合老人吃的,尚富海寻思得多准备一点,姥爷这次过来,就让他长住一段时间。

再过俩月,家里就热了,想必依着姥爷的节俭性子和老家人的习性,是都不舍得长时间开空调的。

尚富海这栋别墅里装了最先进的风冷系统,比空调吹出来的凉风还要柔和一些,对老人的身体也要好很多。

在尚富海出门去买晚上需要用到的食材时,都搬到了橡树湾居住的大嫂和二嫂带着孩子过来了。

今天周六,也没什么事干,正好孩子也都放假了,两个人本来搭伙在外边带着孩子玩的,听尚富贵打电话说二叔二婶从老家过来了,她们也不逛街了,直接开车就赶过来了。

尚勇看到尚茜茜,尚德瑞和艾米的时候,马上就开始招呼他们了,顺带着拿出了自己这个‘二爷爷的派头。

“茜茜,博瑞,艾米,来二爷爷这里,你们爷爷哪?’尚勇问他们。

他问的是他亲大哥尚建军,从过年到现在,哥俩就没见过一面,心里一直记挂着。

“二叔,我爸他在周山区,富贵开车去接他了。”大嫂张蕊说道。

尚勇点头,说道:“那行,晚上我和大哥少喝一点点红酒。”

周秀梅‘嘿’的一声冷笑:“你身体什么样,自己还没点数吗,还敢喝。”

“二婶,少喝一点红酒没事,还能软化血管。”二嫂赵芸轻声解释了一句。

尚茜茜是几个孩子里的老大,她再有两年就要上初中了,再排下来就是上了一年级的尚德瑞了。

二哥家的小女儿艾米和元宝是同一年的,俩娃娃前后差了两个多月,这会儿他们几个围着小元宝的一堆玩具,倒是玩到一块去了。

zn03251zxs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